华夏时报(chinatimes.net.cn)记者帅可聪 刘春燕 北京报道

美股十年牛市已然宣告终结。本周一,美股大幅收跌,道指下挫逾650点,标普500指数陷入熊市区域。政府停摆、经济衰退预期、特朗普或更换美联储主席等消息令市场恐慌情绪浓厚。

受美股大跌影响,亚太股市惨不忍睹。日本股市今日遭受重创,日经225指数大跌5.01%,也已跌入熊市区间。深陷熊市多时的A股市场今日则在大幅下挫后探底回升,沪指险失2500点关口,创业板指一度大跌超3%。

市场分析人士认为,由于美股与A股所处的位置不同,美股大跌甚至是进一步走熊对A股造成的短期影响有限,预计未来美股大跌对A股的冲击作用将逐步缩小。但A股能否走出独立的上涨行情,还要看内部经济形势的变化。

美股上演“最惨平安夜”行情

美股上周因美联储加息已经历了惨烈一周,但市场的不确定性仍在增加。周一是平安夜,圣诞节休市前夕,美国股票和债券市场均提前收盘。当天的交易却让美股刷新了一次“最惨平安夜”行情。

收盘数据显示,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跌2.91%,报21792.20点;标普500指数跌2.71%,报2351.10点;纳斯达克综合指数跌2.21%,报6192.92点。其中,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失守22000点心理关口,标普500指数较前期高点跌幅已超20%,正式跌入熊市区间,而纳指上周就已跌入熊市。

美国股市的暴跌已经引起了有关部门的警惕。美国财长努钦当地时间周日与包括摩根大通、高盛、美银等最大六家银行的负责人通了电话,以了解市场流动性状况。美国财政部的一份声明还称:“这些银行都证实,有充足的流动性可用于向消费者和商业市场放贷。”但这样的举动增加了市场的恐慌情绪,有分析指出,此举其实证实了流动性存在隐忧。

美国政府目前仍处于部分停摆的状态中。由于特朗普要求为修建美墨边境墙提供经费,国会因此陷入僵局。美国国会的官员已在圣诞节期间休假,而特朗普则取消了休假仍留在白宫。他周一还在推特上表示,“我独自在白宫(可怜的我)等民主党人回来,为急需的边境安全达成协议。”

此外,特朗普可能解雇美联储主席鲍威尔的消息也让市场有所担忧。特朗普周一再次抨击了美联储,称“美国经济仅有的问题就是美联储,他们对市场毫无知觉,不懂贸易战及强美元的必要性”。

经济衰退的担忧令市场前景蒙上阴影,美联储在上周进行了最新的加息行动,同时下调了明年的美国经济增长预期,同时点阵图表明美联储官员认为明年加息次数可能放缓至两次。

“从基本面上看,美国经济增长的压力正逐步的加大。”东北证券分析师沈新凤对《华夏时报》记者表示,虽然美联储将放缓加息,但从历史来看,加息其实并不是一个理性指标,而是一个滞后指标。前几年美联储在加息的同时美股不断上涨,因为加息其实是确认经济状况较好。现在放缓加息,一方面是认为通胀压力没有那么大,但本质上也是说明经济增长没有美联储预期的强。放缓加息,并不是能够支撑美股继续上涨的力量。

沈新凤还指出,“目前美国政府部分停摆,按照历史经验来看,基本上还是能够达成协议避免政府持续的关门,如果协议达成了,美股可能会有短期的回暖反弹,但从中长期基本面的情况来看,我认为美股仍是一个趋弱的状态。”

日股步美后尘或采取措施

随着美股连续大跌进入熊市,全球其他主要股市正面临重大考验。

今日亚太市场,日本日经225指数收跌5.01%至19155.74点,跌破20000点大关的同时创下2017年4月以来的新低。日本东证指数收跌4.88%,至1415.55点,为2016年11月以来最低。日经225指数已经从10月初创下的高点跌逾20%,进入熊市区域,而东证指数则在上周就已跌入熊市。

有消息称,由于市场持续大跌,日本央行、财务省、金融服务厅官员已准备就市场状况召开会议。日本财务省官员在接受采访时还对外表示,如果市场震荡进一步加剧,将采取必要措施。

韩国、澳大利亚、香港股市今日因圣诞节休市,可谓“幸免于难”。

A股市场今日则坐上了“过山车”。沪深两市大幅低开后,持续走低,沪指一度失守2500点关口,创指一度大跌超3%。不过午后三大股指悉数反弹,沪指又重回2500点上方。从盘面上来看,5G概念一枝独秀,通信网络、软件、电子设备等行业涨幅居前。沪深两市近8成个股下跌,其中涨停股40只,跌停股17只。

前海开源基金首席经济学家杨德龙对《华夏时报》记者表示,“今年以来A股市场已经出现了较大幅度的下跌,充分反映了各种风险,甚至是过度反映了风险。现在美股出现大跌,短期对于A股市场造成了一定的冲击。”

杨德龙认为,在美股上涨的过程中,A股市场并没有跟上,而是出现了下跌,美股和A股的分化在今年10月份之前达到了高峰,随后美股开始出现高位回落,这样美股和A股的差距在缩小,预计2019年美股和A股的“喇叭口”会进一步缩小,它主要体现为美股加速下跌,而A股可能会逐步地震荡筑底,甚至展开反弹,走出独立行情。

“A股市场的走势更多还是由国内的经济政策、流动性等因素决定,外围市场对于A股市场的中长期走势并没有太大的影响。从历史上来看,A股和发达市场的走势的相关度很低,并不会受到外围市场长期的影响。”杨德龙表示。

沈新凤也表示,美股下跌对A股是有冲击影响的,但这个影响会逐渐的缩减。明年美股可能还会波动,但对A股的影响会从目前的相对强逐渐变弱。

沈新凤还指出,“市场会慢慢去接受美股与A股的不一样,美股是从历史的高点下滑,而A股再跌就是到一个历史的低点了。A股未来将与美股市场脱节,但这个脱节会不会特别大,脱节到美股走弱我们A股就上涨了,这个还是要看我们内部经济形势的变化。”

编辑:刘春燕 主编:陈锋

首页社会